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陶瓷文化 » 正文

痞子瑞:给我拆!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12-27  浏览次数:15
核心提示:做生意久了,什么客户都会遇到。 周六,我在朋友圈写了一个故事,是当天真实经历,花店给我打电话,说是遇到了一个奇葩客户,在
做生意久了,什么客户都会遇到。

周六,我在朋友圈写了一个故事,是当天真实经历,花店给我打电话,说是遇到了一个奇葩客户,在那边叨叨个不停,店长处理不了,让我过去看看。

一中年男子,40岁左右,里面衬衣领带,外面棉袄,一看就是参加正式场合了,来干嘛呢?退花。

为什么退呢?

他早上买了一捧花去表白,遭拒了,他感觉花没有发挥价值,自己是个大男人,要了花也没用,他觉得不影响二次销售,应该给退。

痞子瑞去了,男子情绪波动更大了,变了脸:咋了,喊人来想打我?

我笑着安抚了他,我直接当了裁判,听了他的描述,我跟店长说:这个钱应该退,这个花人家又没用,你就是在网上买东西也有七天无理由退款,对不?退!

退了,199块钱。

男子,走了。

店长又开始委屈了,意思是花卖了是不能退的,感觉我不帮她。

我跟她说,既然做生意,就要有这个基本的胸怀,他既然决心来退了,就是怎么也会把这199元拿走的,你也别骂他素质不高,也别骂他老光棍,这些都不是根本,根本就是他心疼这个钱了。

她还是接受不了,要哭。

我说,我开水果店的时候,偶尔会遇到来退货的,例如苹果里有虫子,这个在咱眼里不是很正常的吗?但是客户觉得是咱的质量问题,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?钱抓紧退给人家,还要给人家重新拿一份苹果,我对收银的定义就是,虽然这个钱已经进了咱的口袋,但是随时可能再返回去。

很正常,没啥。

我笑着说,以后,若不是有人拿刀要杀你,不要轻易给我打电话,这些事其实你自己就可以解决,我相信你。

她说,没遇到过,害怕。

我说,这有什么可怕的,200元就可以摆平。

从花店回来,路过健身房,在健身房门口遇到了酸梅姐,她拍了我肩膀一下,吓我一跳……

她问,你咋不来健身了?

我说,卡到期了。

她说,少胡说。

我说,最近很忙。

她笑着说,忙着打球?

我说,我两个月没来了,因为X哥一直在那里堵我,我有些不好意思了,主要是他德高望重,得罪不起。

她说,你直接拒绝他就是了。

我说,说不出口,我跟他已经解释过了,我和家人都买过保险了,但是他抓住了我一个漏洞,就是我父母没有商业保险,他现在强烈要求我给买上,65岁以下都可以买。

她说,他也问过我,我直接回绝他了,再也没问过。

我说,所以,我不敢来了,另外我买保险跟别人买保险不同,别人买保险可能返几个点,我买保险一般都是全返,直接返首年的100%,例如我第一年交3万,人家直接就返给我3万,人家做我的单是亏损的,但是看中了以我为突破口,成交我身边的那些人。

她说,这个我信。

我说,有时我在想,X哥这么做,完全是晚节不保,原本是个德高望重的老者,现在廉价了,但是反过来一想,德高望重又有什么意义呢?不如变点现更现实一点,我仿佛又理解了他。

闲聊了一会。

一起步行到肯德基,她点了一杯咖啡,我要了一份可乐,坐下。

她问,你对保险有偏见?

我说,没有,我有很多朋友是做保险的,但是我对X哥的做法有偏见,就是穷追不舍,在这之前他铺垫了太久,请我吃饭之类的,我以为他欣赏我这个人,否则我不会让人轻易靠近我的。

她问,你现在还在论坛上写稿子不?

我说,偶尔。

她问,你家拆迁时,是强拆的还是?

我说,先后拆过两次,都没拆成,那真是全村保卫战,挖掘机把路都挖断了,防止他们进来,晚上轮班值勤,真跟打鬼子似的,强硬了几次白搭以后,用的软策略,就是设计了阶梯价,前10名签合同的有奖励,有10套带院的安置房,谁先签合同谁先选,结果,人心就不稳了,还有就是我们村进城的人太多了,大家其实对老房子没感情,盼着拆,所以他们纷纷签合同了,大家生怕抢不到,结果一口气……

她问,你家呢?

我说,肯定很积极,因为我消息比他们灵通,我知道他们设计的什么战术,我已经提前拿到底牌了,最好的房子是前六套,我要了五号与六号,前面的都让有头有脸的抢了。

老百姓再聪明,也不如专业搞拆迁的这些人,因为他们懂心理战。

她问,你家的赔偿多少?

我说,我家基本没怎么赚钱,因为我的房子在全村本来就是数一数二的,楼体结构,建材都是用的比较好的,但是赔偿的时候跟他们的房子一个价,咱没多赚不就是亏了吗?但是我觉得无所谓,因为对农村没有太多的眷恋了,其实连安置房我都不想要,之所以要,是父母觉得以后死的时候,亲戚朋友没地方奔丧,应该留个窝,我父母对这些很重视,包括拖拉机不允许卖,就是留着拉棺材的。

她说,我遇到了个事,就是我娘家拆迁,我写了写,发给你看看。

我说,你发过来吧。

她发过来了,标题就是:《我们是天下最冤的人》

我说,这个事,不能这么做,舆论是不起作用的,因为类似的帖子太多了,一发就被删了,反而会给你自己惹祸上身。

她说,邻居家都赔的比我们多,而且房子比我们的小,总不能逼我们去做钉子户吧?

我说,做啥也别做钉子户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我觉得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一定是合理的、合法的、公开的,还有就是要有妥协精神,实在不行就算了,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,在大城市钉子户赔的多,因为大城市比较文明,你在这里做钉子户,不是找死吗?这些问题我都研究过,你反过来想,土地不是咱的,是集体的,人家还白赔给了我们几十万上百万,我们不应该高兴才对吗?土地归国家与集体所有,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,是写拆迁的,感觉拿到拆迁款内心有愧。

她问,你那个律师小情人,现在还有联系吗?

我说,有啊,但是也是两三个月没见了。

她问,你能把她微信推给我吧?我问问。

我说,可以。 

酸梅姐加小律师时,申请是这么写的:懂懂的朋友。

小律师甚是敏感,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我,意思是是不是懂懂外面的小情人吃醋了,故意加她声讨她?

我说,人家找你咨询业务。

她说,知道了,你最近忙什么?

我说,年底了,鸡毛蒜皮。

下午5点左右,酸梅姐site::szxcn.cn给我打电话,约着一起饭饭,理由就是小律师给她指了条明路,她感叹:老百姓总是不敢打官司……

我说,人家拆迁书上写的很明确,你若是不满意,可以提出行政复议。

我们三人一起吃饭。

酸梅姐提出送儿子去当兵去了。

我说,大学毕业了,应该参加工作,你咋让他去当兵了呢?

她说,锻炼锻炼。

我问,是准备当两年回来呢?还是留在部队?

她说,计划是留在部队。

我问,谁的主意?

她说,他爸当了16年兵。

小律师说,我支持,我公公一家也全是当兵的,我老公现在也在部队。

我说,别吓唬我了。

小律师说,当兵就是很好,被人尊敬,我公公婆婆现在很少在家住,常年住在疗养院,一分钱不花,而且每人每个月还有1万多的退休金,去年一直要给我们家换车,我没要。

我说,怪不得这些人活的年岁长,原来是待遇好,你爹退休了,不更牛B

她说,我爸不行,级别太低。

我说,够高了,要在古代,见了你爸要磕头。

酸梅姐问:董,你没考虑送孩子去部队锻炼锻炼?

我说,我真没考虑过,主要是孩子小。

她们俩聊了一会,原来,酸梅姐跟我描述的版本与跟律师描述的版本不同,我以为是她家刚开始拆迁,原来是已经拆迁了好几年了,跟我们是同一批,但是她家一直没拆,坚持到现在,结果人家不给拆了,她又着急了,主动联系求拆,结果人家给了更低的价格,爱拆不拆,结果她不服气……

原来如此。

这样的户,我们那边也有一户,也没给停电,是老头老太,他三儿子是记者,就是仗着这个,一直没拆,也没人敢动,我以前骑车天天走他们家门口,有时我在想,这三儿子读书读傻了,没有学会解决问题,反而学会了纠缠问题。

吃过饭,小律师着急回家。

我问,不去开房了?

她说,开你个头,孩子最近发烧,半个月没上学了,烧得说胡话。

我问,没去医院?

她说,打了好几天针了。

我问,谁给看着?

她说,我妈。

我说,让鬼磨磨着了吧?(就是缠着的意思)

她说,你别吓唬我了,最近已经够折腾的了,正准备找神婆看呢。我姑妈刚去世,很年轻,很健康,突然没了,我不知道你们那边现在改革了没?不允许用棺材了。

我说,知道,用骨灰盒,还有补贴呢。

她说,扶着我娃了,说嫌房子小,在那边太窄了,难受。

我说,尽胡说。

她说,我就在旁边,我能胡说吗?!

我说,这些事,都是演绎的,我也见过鬼上身,就在眼前。

她问,你信不?

我说,不信,我总觉得是表演的。

她说,绝对不是。

我说,那我带你去找我爹就是了,我爹就会看,就那么几个套路,找烧纸在孩子身上拉一圈,然后用簸箕端着孩子的衣服,去外面把纸烧了,孩子就好了,意思是给点钱,快走吧。

她问,管用不?

我说,我们小区不让烧纸,经常有人半夜偷着去广场上烧一把,就是这种送的,肯定管用,至少把大人的病给治好了。

她说,我都吓的不敢自己在家睡了。

我说,你领导不是有你家钥匙嘛,让他搂着就是了。

她说,你能不能拉点正经的?

我说,心理作用,真的。

她说,绝对不是。

我个人的感觉是什么?是大人讨论殡葬改革时,让孩子听去了,孩子发烧引发了呓语,这是我个人推测,我们那边一直都是棺材,但是棺材里是骨灰,仅此而已。

现在只是把棺材变小了。

我见过类似的“胡言乱语”,是我的亲戚,被淹死的孩子扶上身了,然后众人怒叱:你是谁?你干嘛?

亲戚说,我是XX,我没钱了,屋里也漏雨。

在我看来,完全是内疚引发的表演。

读者读到这里,脑子里立刻翻出来自己亲眼所见的、真实的、鬼上身,什么男的突然女声说话了,什么学着他的动作了……

呵呵!

我送小律师回家。

临下车,她问我,你是不是勾搭上了别人?

我说,没有。

她说,那咋也不联系我了。

我说,我谁都没联系,太忙了。

她问,忙着干什么?

我说,忙着学习,忙着赚钱,忙着健身,家里还有一些鸡毛蒜皮的事,我还要照顾父母、老婆孩子、亲戚朋友。

她说,暂且相信你。

我问,你公公的疗养院,花钱能进不?

她说,进不了。

我说,我的意思是若是能进,我把父母送去。

她说,现在应该有一些收费的疗养院,其实我建议去,能活的年岁大,而且在那里很开心,人家的饮食都是很科学的。

我说,我昨天还把我爹说了一顿,他吃饭太咸了,而且还喜欢吃咸菜,对于老年人而言,这是致命的,他依然保持着干农活时的饭量。

她说,要不得。

我说,农村人进城,普遍要有一个发福过程,无论老人还是小孩,慢慢才能减下来,可能要三五年以后才有这个意识,我爹胖得很快。

她说,你要盯上。

我说,饮食习惯是最难改的,大盐大油。

她说,咱这边普遍是。

我说,我在沙县小吃吃饭,点了份红烧肉套饭,我觉得肉太咸了,找老板问问咋回事?老板说,你们本地人就是这个口味。我问你自己吃不?他说,我们吃不了。

她问,你们帮着做饭不行吗?

我说,不行,我们是分开生活的,而且改变老年人的生活习惯是最难的。

她问,你平时在家吃饭多吗?

我说,早饭一般就是下水饺,速冻的,午饭我在办公室吃盒饭,晚饭在家吃。

她问,你有没有考虑给媳妇找点事做?

我说,现在工作很难找。

她说,她好久没联系我了。

我说,我们最近又没闹矛盾,不需要离婚,自然不会找你。

她说,我劝过她,要出去工作,不能在家里,时间久了会抑郁的。

我说,我们俩的矛盾点,其实是对自由的定义上,我认为的自由就是现在的状态,不用为生计发愁,不需要出卖自己的时间,这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,自己为自己的时间做主,我并不喜欢旅行,也不喜欢会友,我喜欢待在一个地方读读书,学学习,觉得很满足,我甚至可以这么过一辈子,我从来没觉得会孤独、会无聊,所以每当媳妇提议去旅行之类的,我都特别难过,一方面我的确不喜欢出门,一方面我若是不答应,那就是不爱这个家,不负责的男人。而我媳妇对自由的定义是什么?她认为现在的状态是坐牢,因为要照顾孩子,被孩子拴住了,她不能去旅行,她对自由的定义可能是可以四处会友、自由旅行,所以她感觉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了,完全成了保姆的角色。

她问,你为什么不让她去呢?

我说,是她觉得我不让她去,实际上,并没有,另外因为她向往的自由我都经历过了,那都是假象,人们总觉得走出去才能找到自由,你看那些写游记的都喜欢配上一首歌《我像风一样自由》,但是你问问在路上的人,若是有个温暖的家,谁又会去流浪呢?每个流浪汉的终极目标就是有个家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美国人也这么迷茫过,总觉得安分地过日子不是正确的人生,正确的人生应该一直在路上,我微信好友里叫“在路上”的最多,美国有部电影,是公路片的鼻祖,《逍遥骑士》,你有空可以看看,韩寒的电影其实就是抄袭的这部电影,不叫抄袭,叫借鉴。

我跟你讲,企业家也好,官员也罢,你以为他们真向往这种飞来飞去的自由?

错了。

他们真正想要的自由是,自己支配自己的时间,在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过小日子。

只是,人在某种角色下,身不由己了。

例如,我媳妇觉得在这个小地方生活,就是憋屈,在大城市生活才是自由,有高楼大厦,有酒吧,有KTV,有大饭店,有大型的购物广场。

其实,我蛮心疼她的。

什么感觉呢?

就如同她跟一个偶像私奔到了新西兰,俩人在牧场生活了,偶像觉得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归宿,她觉得开启了自己的地狱模式。

虽然,吃穿不愁,要钱有钱,但是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废了。

例如,我看同事们,起早贪黑地工作,孩子、家庭可能都要放在工作之后,而我家媳妇呢?除了早晚接送一下孩子,没有别的事干,县城太小,容不下她的野心,她什么都看不上,因为什么都要跟上海比一下,健身教练不行,理发师不行,比较来比较去,越比较越压抑。

而且,总觉得老公不爱自己。

不爱自己的理由是?

你的焦点竟然不在我身上。

周日,来了位上海大姐,是上海本地人,我们认识有十多年了吧,中间也是断断续续的交往。

我说,你比以前年轻了。

她说,又嘲笑我,我都50多了。

我说,不像。

她说,我离婚了。

我问,你出轨了?

她说,没有,他出轨了,我们俩初中同学,高中同学,大学同学,在一起同事16年,真跟亲人一样,他出轨了也告诉我了,仿佛是告诉自己的姐姐,说自己也控制不住爱她,希望我能成全,当时我不同意,因为我怕影响孩子高考,后来看他执意,我就放手了。

我问,你自己走出来了吗?

她说,一年多吧,慢慢想通了,我特别享受自己的生活,一个人,真正体会到了自由的味道,我为什么来找你呢?就是觉得你写的那点特别好,婚姻制度早晚都会瓦解。

我说,婚姻本来就是把两个不相干的人强制结合在了一起,短期可以,长期肯定是矛盾百出,在抱团取暖的时代,是很有用的,因为人们内心普遍缺少力量,在这个个性时代,婚姻更像是一种形式,不能说没有,而是我觉得应该组合得更加地频繁,我们真正理解、认可刘晓庆也要几十年以后,就是喜欢就在一起,不喜欢了就彼此分开,你看高晓松之类的,全是这类模式,就是永远在热恋,热恋的最高境界就是结婚,不合适了再分开,其实民国时期的名人已经普遍如此了。

她说,你写这些,你的读者接受不了。

我说,我自己都接受不了,哈,我表达的意思是你不要因噎废食,也不要觉得男人会阻碍你的自由,你要继续接纳,遇到合适的就结婚,有的男人会让你更加的自由,让你活得更像你自己。

她说,对很多东西没兴趣了,例如性呀之类的。

我说,性是最低级的交流方式,在未来,性冷淡的人越来越多。

她问,你觉得比特币是骗局吗?

我说,骗局做大了,就不是骗局了,其实黄金也是个骗局,属性跟比特币完全一致,但是当所有人都认可这个骗局时,就不再是骗局了,我现在一直在定投黄金,黄金一直处于低位,因为原本属于黄金的资金流通到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身上,黄金真正的属性是避险资金,但是现在避险属性在虚拟货币身上体现的更多,我看好未来的黄金,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黄金彻底阳痿了,但是概率不大,因为我们处于一个有政府组织的时代,比特币还不够大,当它大到能影响法币汇率时,自然会被暗杀掉的。

她问,你觉得比特币还会涨吗?

我说,我认为它是个炒作游戏,可以这么理解,把A股所有的股票全部砍掉,只留下一支ST股票,这支ST股票就是今天的比特币,这支ST涨到1万元有可能,涨到10万也有可能,但是依然不影响它的原本价值,一股只值1块钱,比特币的价格还会继续推高的,这是我个人判断,因为韭菜们还在排队中,还没完全入场,大家目前只是听说过比特币,还没有去交易,当身边人都参与其中时,那才是崩盘之时,现在离这个时刻还有点远。

她说,我炒了一点。

我说,我觉得劝也不合适,不劝也不合适,四个字,止损止盈。

就是说,光是凑热闹的参与者就足够支撑起了比特币的买盘,但是这也是风险所在,就是人人都是玩票的心理,所以一有风吹草动,随时会踩踏。

比特币赚钱快?

不算啥。

若是去澳门呢?

那更容易,100元,翻倍,200元,翻倍,400元,翻倍,800元,若是运气佳,只赢不输,一晚上搞个几百万不是太轻松了嘛!

一个道理。

有没有人能从赌场里赚到钱?

电影里有,那些赌王。

现实生活中,也有,我遇到一位读者,他找我买书认识的,他跟我讲,别人在赌场上投机,他们是投资,他们给自己的定义叫优势玩家,就是利用赌场里的一些让利或漏洞来赚钱,类似超市里促销鸡蛋,团队化作业,一个月能收入几百万,但是不属于最厉害的,最厉害的一个月赚千万以上。

从一些细节上判断,他说的都是真的。

这也使我提高了警惕性。

是拉我赌博?还是?

没有,他是想转行到实业上,脚踏实地做点事,不想在刀尖上舔血了,太危险,而且漏洞越来越少。

我觉得,这类人炒股也很厉害。

因为,他们做到了一点:去赌性。

我知道他是个好人,至少是内心向善的人,应该不是想诱惑我,但是无论是不是,我都开启了防御系统,没有继续深入探讨。

我采访过一位吸毒的老板,做保健品的,我就好奇,你怎么染上的?

他说,认识了一位做地产的大哥,带着一起唱歌之类的,就在饮料里给加上了,一次两次,三次五次,就染上了。

社交中,这些事,防不胜防。

无论是赌博还是吸毒,从业人都有个特点,喜欢拉新人下水。

一旦有人惦记上你了。

没跑!

特别是一些漂亮小姑娘,一旦被盯上。

也许是这些故事听多了,我对社交的警戒点提高到了仅限一起吃顿饭,甚至多是盒饭,各吃各的,避免共餐,是不是有些过了?

给大家看个数据,2014年的,是保守数据,实际上,更多更多,因为这玩意是呈基数式增长,跟病毒一样在不断地传播,你以为社交软件只提升了约炮的概率?这玩意跟炮是不分家的。

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,截至2014年底,全国累计发现、登记吸毒人员295.5万名,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,100人中就有1人吸毒。

也就是说,在我们日常接触的同事里、朋友里,就有人在吸毒。

只是,你,不,知,道,而,已!

文章来源于:优秀的IT运维管理系统云雀运维,中国最优秀的ITSS符合性评估落地工具,综合过关率100%,云雀运维专注提升IT运维服务质量! 

购物就到9.9包邮网,各种淘宝打折商品,淘宝内部优惠券,19.9包邮商品、物超所值的商品应有尽有,欢迎到如意购网站选购!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